张浮欢

我尽量写好些。

【铁冬】替罪

预警见文前

梗源自群里姑娘的脑洞

嗯,艰难复健路



https://m.weibo.cn/5652832555/4133254950469375

“你为过去那些糟糕和疼痛找到了一个罪魁祸首,好像疯狂报复你的仇人就能使你少受些过去的苦,那些苦难是否能弥补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如果还那么做一定会痛苦,我深知这点。那些东西并没有毁掉我,我还站在这想办法给这件事的每个人相对安适的结果。”
 
看完你们V子太太的报社文, 想写个铁冬治愈下。_(:з」∠)_(想吧)不

【铁冬】Eyes closed

pwp 一发完

同名BGM 

稍微有些混乱。

妇联全员无内战 steve死亡 bucky接过了他的盾。

一个冬在铁身下想着盾的故事。

一个甜的铁冬。(大概吧)  确定能接受再进。



*如果闭上眼睛他与你也一般无二

   从Bucky手中飞出去的盾牌打到手持炸弹的男人腰上,炸弹随之落地,已经启动的计时牌不停的闪烁着,Bucky一拳打碎了向他冲上来的人的下颌骨。“Nat,让他们撤!”他喊了一声,眼前的画面都变成了黑白的,他听不见一点声音,唯有那个闪烁着红光的炸弹,那时间跳过时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像是索尔的锤子一样敲击着他的心。

 “滴”Bucky在向前跑,Tony喊了一句什么。

 “滴”那个被他打倒在地上的人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脚,他给了他一枪。

 “滴”他拿起他的盾牌扣住了炸弹,美国队长单膝跪在那,他不知道这管什么用,他的队友都离这里够远了么?

 

  炸弹爆炸了,被冲击力掀飞的那一瞬间Bucky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想中的热浪与疼痛并没有降临。

  

 “Go! Bucky!”重新映入眼帘的是Wanda扭曲的脸,她声嘶力竭的大喊激荡着他的耳膜,女巫用她的能力控制了那个炸弹,他的盾也被包裹起来。

  爆炸声响起,不远处一座废弃的大楼,伴着令人牙酸的巨响轰然倒塌。

  没事了,他环视周围,队友都还在。


 复仇者大厦

Bucky对着镜子包扎自己腰上的伤口,他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处理这些事情,其实以前有steve帮他。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他不应该再记住了。涂药,缠绷带,他手口并用的撕下医用胶布黏好自己。像给货物贴上标签一样随随便便的。

   就是Bucky懒得注意,Steve见了却一定会皱眉的那种。

   伤口不深,然而全部处理完也让他出了一层薄汗,他冲洗手上的血污,回想着今天的任务,昆图塔克出现了宇宙魔方的波动,知情人全部嗅着肉味赶来,他们要从比他们早一步赶过来的Hydra手里抢东西。

  免不了的恶战。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过于失败,爆炸带给他的阴影根深蒂固,陷入某种疼痛的机械重复,他都知道面对那些自己会想什么,会做出些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他控制着自己迎难而上,逼着自己重复那种肺部塞进沙子的痛感,告诉自己习惯就好。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和队伍或多或少的脱节。

  他更像一个试图报复世界的疯子,在有正当理由的时候毫不吝啬的破坏。并不惜一切代价守护着自己的珍宝。他的队友,他的家人们。无论他们是否需要。这样来说,大部分时间,他倒是成为了需要被照顾的那个。

  队伍来磨合他,所有人失去steve的伤悲在他这里都变得不值一提一样,没有人在他面前提到他,然而又有什么用,时间在这件事上丧失了原本的效力,他想他只是一个叠加过程,只会越来越多。

  他能做的,还是逼着自己迎难而上。

迎难而上


碎碎念:我觉得这是我入冬坑以来写过的最不丧的一篇。

啊,总想日他。(你滚)

[铁冬] 余怒未消(上)

*私设冬和巴基是两个人格。

钢铁侠知道了冬兵杀死了他的父母,但是他们没打起来。

 

 

“他看起来有些过于苍白。”steve说这话的时候,tony正用小锤子敲打着一块怪模怪样的金属。那是他们上个星期一次任务的“战利品”。一个神盾局的任务,简单的不值得他们出动。然而钢铁侠却把自己抛在了前线。带着一身伤痕和这个东西回来。不放心的nat跟去回来报告的结果是“他那种打法不是一个精神正常的人能干出来的。”

  “所以呢。你的意思是他能变异成吸血鬼?”tony一下一下的敲打那块金属,倒像是在雕琢什么艺术品。

  steve决定忽略这句听起来不怎么愉快的回话,在对于巴基的问题上,tony总是会变得过于尖锐。令谈话双方都好似从伤口中硬生生拔出带倒刺的凶器一般疼痛不堪。

  “或许他只是该晒晒太阳。他能想起一点点以前的事情了。”

  “那间屋子的运作机理足够让他稳定的生活了,你要是坚持的话明天我去给他安个仿生太阳。”tony突然打断steve的话。

  “tony!”steve走到tony面前,将双手撑在了实验台的桌面上。“你明白我的意思,他是个正常人,不是被圈养在笼子里的鸟。”

  “是啊,我也没见过哪只会杀人的鸟被养在笼子里。”

  这尖锐有点超过并且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了。

 

  Steve铁青着脸离去的时候tony甚至有点感激,锤子从手中滑脱,砸到台子上,哐啷一声响。他懒得去管。

  “我现在能去吗?”他问他的AI。

  “从身体指标和心理对有可能产生的刺激做出的应对方式结果分析,我不建议您去看望James Barnes中士”

  “那就现在去。”tony语气没什么起伏,他脱下身上的白袍,好似转换一种身份。

  “为您准备。”

   深夜的复仇者大厦倒也不冷清,橘黄色的暖灯方便深夜加班的人,地面上不停传来沙沙的声响,清洁机器人在楼层里来回穿梭,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会和他打招呼“゙嗨,老大。”这个口令还是他自己设置的,他走进电梯。看着一层层掠过眼前的地面,tony突然有个荒诞的念头,自己仿佛是在一只什么巨兽的嘴里,走进了他身体内部。

  不过他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个,目的地到了。铅灰色的大门有着无尽威压,提醒着无关者勿近。好像里面真的关押着什么能毁灭世界的凶犯一样。

  “虹膜扫描确认完成,Mr. starks”

  门开了,tony稍微眯了下眼睛才适应一片漆黑,同时他也确认了正在这屋子里的人是谁,冬兵总是愿意处于黑暗。或许觉得这样能让自己安全些?Tony的脑子划过些许嘲讽的念头。

  黑暗把声音放大,本就安静的空旷地方回响着咔吱咔吱的声音,冬兵正跪坐在地毯上,双手在面前的桌子上摸索零件,一把 M4A1很快被他组装好,然后拆卸,再组装,反反复复。通过他身边放着的一盏灯散发的微弱光芒,他能看见冬兵的动作。

  感觉到有人出现,冬兵抬头向tony的方向望过来,看清来人的那一刹那,他有些紧绷,随即又缓缓的放松下来。Tony走到他的面前,也像他那样跪在地毯上,两人隔着满桌子的枪械零件对视。

  两人都没什么表情。

  “steve和你说什么了?”过了一会儿tony低下头开始打量拿在手中的枪管,同时问道。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若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复述一遍。”冬兵的双手背在身后,像一个被老师提问的学生般正经的回答。“而且,和他谈话的人并不都是我。”

  “你被他的bucky打了下去?”肯定句的语气。

  冬兵有些紧张了,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隐约明白自己的任务没有做好,

但并不十分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没有失败过,不过他承受的痛苦远比失败带来的惩罚多的多。记忆里的某些东西他不愿去想,像机器带给脑部的剧烈疼痛。这让他有种错觉,好似他的存在只为这身体的另一个主人承受痛苦一般。

  他并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但是都不足为惧了,肉体对苦痛的承受能力远超他自己的想象。那种痛他也熬过来了。

  “是。”于是他如实回答。

 

 “你得小心点,不能让他发现你和他不是一个人。”tony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所以,你现在和我打一架?”他突然说

   这次换冬兵沉默了“不行”

   疼痛狠狠地扫上脊椎,桌子被掀翻,枪械甩到地上的声音轰然作响。他被男人按在了地上,被卡着脖子的感觉让他想呕吐。他下意识的想要反击,而仅仅是这个念头就足以让他头痛不已,不过他还是用那条铁胳膊抓住了扼住自己脖子的那只手,逼的手的主人松开了钳制。

  tony捂着自己的手腕跌坐在地面。没穿盔甲的他不过是个普通人。“来呀,和我打一架。”他笑了。“我做不到。”tony听见冬兵冰冷的声音。“别把我当你的主人。你记得吗,你杀了我父母!”tony很想喊出声,或者做点别的什么。“去拿起枪!”他不想让自己过于失态,然而悲伤与愤怒从骨子里渗出,腐蚀肌里。责任与骄傲让他不去伤害另一个没有过错的人,杀人的是冬兵,他知道。tony从一开始就打算让他为此支付代价。然而那个人却不肯和他打上一架,甚至还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就像斑马幼崽一样的赖上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

  他成为他仇人的主人。

  未免有些过于讽刺了。

  冬兵坐起来,看着那个愤怒而孤独的男人。“对不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是个幼童,关于道德标准,关于某些情感,幸福与快乐。他的出现是为了承担痛苦,婴儿时期的读物是枪械和杀人技巧,然而先不论他的支配者不高兴是他的失职,那个唯一和他说话的男人因为他不开心了。这才是真正冬兵说出这句对不起的原因。他做了伤害那个男人的事情,让他很痛苦。

  他不知道顺从会不会让那个人好受点。

  

 

  相贴的肌肤仿佛是一团团火,男人的冰凉的亲吻落在肩膀上有些粗暴了,冬兵身上那件白背心被tony撕碎,在那个深入地下的牢笼,空荡而一片狼藉的房间,他们两个在地上翻滚,仅仅是两具肉体了,tony进入对方身体的时候,那人展现出不应有的柔软姿态,tony无心去想什么作为惩罚的占有,他太累了,疲倦砸在他的脊柱上,似要狠狠打击这骄傲的脊梁。他控制住对方的脖子,像野兽一样留下印迹,也用手指抹去男人脸上因为疼和爽流下的眼泪。

  就这样吧,冬兵用手指抓住地毯的时候这么想到,在天明之前,还有那么一点点时间。

-----tbc-----

 

一点碎碎念: 1.这篇文算是关于铁冬,自己的一点理解。

            2.明天或许会有个冬水仙。

            3.欢迎捉虫。话说有人原意和我聊聊梗和cp么(好吧我知道没有)

 

  

  

 

 

 

[铁冬]ABO jngqlxg(下)

ooc或许有

觉得自己没写好这个梗

我真的很想看铁冬养孩子,眼睛比脸大(我瞎说的别信)。



一辆小破车

[铁冬]ABO jngqlxg

如题 就那个男性怀孕孩子会挤压前列腺的梗

怀孕有 生子或许有 雷的话一定不要点开 也别骂我

圆一下我铁冬的梦

有bug欢迎指正。现在有点迷幻

然后就是其实这就试个水,

下半部分等我睡觉起来再更。


来吧吃冬


[AD/HP]circle 一发完

 十九年后的故事,老邓已经死亡。

 看清cp 邓哈 邓哈 邓哈

分级:PG-13

*斜杠有意义*

*私设一忘皆空可以指定删除特定的东西*

 这些人物不属于我    

   Harry看着幼年的他自己走进了Hogwarts校长办公室,跟着他,他几乎是带着渴望打量这个熟悉的地方,靠门一侧的墙上挂着历代校长的画像,门后的架子上,火红色的凤凰安静的站在那里,毫不在意访客的到来。宽大办公桌的对面,壁炉中的火焰跳跃,不时传来木柴燃烧的细碎声响,头顶暖橘色的灯光照亮整间屋子,办公桌上,羽毛笔静静的躺在长长的,有一半已经写上字的羊皮纸上,笔尖在纸上晕出一圈墨迹,旁边的墨水瓶还开着,他的主人却不见了。

  幼年的他站在原地,小心翼翼的打量墙上的会说话的画像。harry从他的身前走过,男孩却仿佛看不见他一般。

  harry走到桌子前,拿起桌子右上角那个精致的黑色木盒,“Albus Dumbledore”他轻声念出盒子上镌刻的那个名字,随后,他掀开盒子。

   那是一沓巧克力蛙的画片,他翻找着,想找到老人的那一张,他找到了,只看了一眼,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像以前一样,上面没有任何图画。

  熟悉的失落与酸涩席卷心口与鼻腔,harry将自己的眼镜向里按了按,鼻托硌的他有些微微的疼。

  他轻轻的将盒子合上,放回原处。盒子回复原位的时候,门锁传来咔嗒的声响,

  他和男孩一起回头。

  稚嫩的脸上有掩饰的并不好的紧张,年长者脸上的期待掩饰不住眼底的倦怠。

  拜托,让我再看他一眼,就一眼。harry在心里默默做着不报任何希望的祈祷。

  门开了,小harry仰起头,对着来人露出笑容,衣料摩擦声,说话声,东西的碰撞。

  没有人影。惯常的麻木中,周围的空间在此时开始碎裂,扭曲,像被颜料搅到浑浊的水一般流动。harry陷入黑暗。

  

  挣扎,醒来,harry睁开眼,他很难判定最先让他受到冲击的是韦斯莱家火红色的头发还是罗恩打在他小腹的那一拳。

  剧痛让他清醒了不少.

  “你疯了!”harry哑声道,他捂着肚子,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眼冒金星,过了一会他才看清周围的景物,他在他的办公室睡觉,醒来时就遭到了非人的虐待。冥想盆在一旁他的办公桌上摇摇欲坠,他背靠在墙上,面前是Ron扭曲的脸,他的好友正伸手揪着他的领子,看样子是要把活活他勒死“你知道原因!”罗恩嘶哑声音中的愤怒痛苦不亚于他,梅林啊!“我知道我知道,我应该听你的,不过罗恩,这一定是有什么地方错了。”harry开口“咱们能好好谈谈么,我要被你勒死了”他尽量直起身体,来减退那种窒息的感觉。“你觉得咱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在你一心想要找回邓布利多的时候早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罗恩没有听他的,而是更加使劲的拽着他的领子。

  harry盯着自己的好友,脑子里唯一的想法是把他按在地上踹,因为愤怒,不可置信,以及疲倦。这几种情绪包围着他不断叫嚣有那么一刻他已经摸到了身后的魔杖。然而最终,他只是开口“你愤怒的原因呢?因为我问你邓布利多?还是我没有听你的话自己出来找他?我是个成年人,在二十年前我就年满十七了罗恩,你少拿这种老子教训儿子的口吻对我说话。”他就那样疲倦的靠在墙上,用嘶哑的,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说着很具挑衅意味的话。

  罗恩的脸现在简直和他的头发一样红

  他将胳膊抬高,harry已经做好了他下一拳落在自己脸上的准备,然而最终他放开了钳制harry的手,harry立马滑到了地上,捂着脖子开始咳嗽,罗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来来回回的整理。

  然后,他像是终于能找到一句话来反驳harry一样“那金妮呢?你找到邓布利多之后,她怎么办?你的孩子们怎么办?”

  Harry一脸诧异的望着他,仿佛他在开什么玩笑一样。“那你觉得呢?我应该自杀是吗?”

  这回轮到罗恩惊讶“你,你不是,什么,我们。”他伸出一只手,指指harry,又指了指自己,最终他什么也没说。

  

  “患者在半年前被实施一忘皆空的脑部咒语,定向的删除…”

   “我?一忘皆空?”harry死死盯着医生,又转身看向赫敏和罗恩。“你们两个好心人,谁肯给我解释下?”他语气有些嘲讽。

  “好了,医生,知道了,很感谢你的帮助。”赫敏猛地起身,用可以称得上粗暴的动作拽过医生的手,潦草的握了握。“魔法部感谢你的帮助。”harry觉得她特意把魔法部这三个字念的很重。

 

  

 魔法部傲罗办公室

  “这样看来,事情再简单不过了。”赫敏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口水。“harry,一忘皆空失效了。在你的身上。”

  “哦,是啊,咒语在我身上失效多新鲜呢。”harry手里拿着一沓巧克力蛙的画片,翻找着,没有抬头看赫敏一眼。

  “半年前,就在这里,也是咱们三个,我和罗恩对你施了一忘皆空咒。”赫敏拽住了又要冲上去的罗恩。

  Harry接着翻画片

  “删除了关于一个人的记忆。”

  “阿不思 邓布利多。”你们删除了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不仅删除了他,还把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拿走了他所有的画像,不让任何人在我面前提到他。两个月前我终于想起来了,去问你们邓布利多是谁的时候你们脸上的表情现在想想真是可笑,我决定自己找。不过赫敏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很想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一接触到关于邓布利多的事,我就什么也看不到。”

  Harry拿着一张巧克力蛙的画片递给赫敏,赫敏接过,画中湛蓝色眼睛的老人对着她笑,底下的小字是关于邓布利多的介绍,霍格沃兹前任校长 威森加摩首席法师“对我来说,这不过是黑乎乎的一团,什么也看不到”harry面无表情。

    赫敏终于拉不住罗恩了

  “你真的认为这是我们做的?擅自给你施恶咒?就为了让你忘了邓布利多?你为什么不动动你那金贵的脑子想想,你看不到关于邓布利多的事情是因为什么?是因为你自己抗拒他!你不想这样!你拒绝再看到他!”罗恩踹翻了harry的椅子。Harry险些摔倒在地上。

  巧克力蛙的画片撒了一地。

  赫敏使劲拽住自己的丈夫,她似乎已经忘了自己是个巫师,他们现在不过是支离破碎的三个人。三个曾经的好友。

 

 

  罗恩抢过她的包的时候,事情就已经走上了一个无法挽回的境界。

  Harry看着那一小瓶蓝色的记忆被倒在冥想盆中,雾气缭绕,他被罗恩按了进去,记忆很新,不过半年之前。

  “你真的确定这样做,harry?”是赫敏。

   “不确定,不过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忘了他,忘了他。”赫敏记忆中的harry面色苍白,那双眼睛毫无光彩。像是中了什么恶咒一般。

  或许那恶咒叫沉淀,感情并未随时光流去而淡漠,反而经过打磨愈发清晰和硌人。“你无法想象我现在每天是怎样入睡的,自从我上次见了他之后。就是阿不思那次。其实这种症状早就有,只不过没人注意到。”我会突然想到他,想的发疯。再然后克制自己。不要去想,他已经不在了。

  记忆中的harry和现实中的harry同时开口说话。

  他想起来了。这种思念一个人的感觉太过难受,于是他拜托罗恩和赫敏帮他删除了些东西。

  名为爱情的那部分。

  “真的确定这样做,再一次?”

  “谢谢你,赫敏。罗恩说金妮还在等着我回去吃晚饭呢。”

  “你真的爱她吗?”

沉默  

  “我会永远对她忠诚” 

  “那你记得永远不要让她知道。”

  

  

两个月后

  “巫师界的救星,harry potter,现任傲罗办公室主任因任务受重伤住院。” 罗恩捧着《预言家日报》念今天的头版头条“真是夸张。他只是断了只胳膊。”

  “这真的很严重,不过他们在意的可不是他少了只眼还是断了条腿。”“他们在意的是话题性,很多年前就是这个德行,听说那个能变成瓢虫的女人如今成了报社的社长。”金妮给harry擦了擦额角的汗水,然后接着说“我为出版界的前景感到深深的担忧。”

  “谢谢你,金妮。” harry微笑

  罗恩在一旁佯装呕吐的样子。“对了,赫敏呢?”金妮问。

  “去帮harry拿公文了”

  “嘶…”harry吸了口冷气。

  “对不起,我碰到你的胳膊了么,harry?”金妮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乱动。”harry伸出另一只完好胳膊上的手,握住了金妮的。

 罗恩彻底看不下去了。

 

 与此同时,harry的办公室。赫敏一如既往的抱怨好友的邋遢,同时帮他收拾东西。当她抱起一沓公文要走出门的时候,里面飘落的一张纸条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用咒语让那张纸漂浮起来。

 “Albus Dumbledore?”

  她红着眼眶念了一个消失咒。

-------end-------

  





[HP/德哈/Drarry]ABO 小甜饼 假期的完美收场

NC–17

#补档

以后全用图链好啦

关于文:这是个脑洞产物,就是如果当时老伏没有去harry家,而是去了纳威家,救世主就不再是harry,而詹姆和莉莉因为对抗伏地魔而牺牲,harry是个从小没什么人关注的omega…

关于设定:ABO的大设定,有私设,至于为什么为了剧情需要(ooc金句)。

 

因为是车所以直接放外链了

#食用愉快#

 
哦哦哦哦谢谢那个提醒的妹子,改了,真的超级尴尬

emmmmmm补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