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浮欢

我尽量写好些。

【铁冬】替罪

预警见文前

梗源自群里姑娘的脑洞

嗯,艰难复健路



https://m.weibo.cn/5652832555/4133254950469375

这就叫废人一个…
我考完试我就填坑…余怒啊不容啊
想写点不怎么走心的甜文。
丛林AU吧,互相追逐相爱相杀…
想看他们在野地里做爱
“他们粗野,放浪形骸…”
大约最近没什么手感,想写东西又不想动笔…
#最近缺爱有人愿意陪我聊聊天么#
私心打个铁冬tag。

“你为过去那些糟糕和疼痛找到了一个罪魁祸首,好像疯狂报复你的仇人就能使你少受些过去的苦,那些苦难是否能弥补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如果还那么做一定会痛苦,我深知这点。那些东西并没有毁掉我,我还站在这想办法给这件事的每个人相对安适的结果。”
 
看完你们V子太太的报社文, 想写个铁冬治愈下。_(:з」∠)_(想吧)不

5.29Tony stark生日快乐呀

嗯。就是还很喜欢很喜欢他,

一直一直喜欢。

【铁冬】Eyes closed

pwp 一发完

同名BGM 

稍微有些混乱。

妇联全员无内战 steve死亡 bucky接过了他的盾。

一个冬在铁身下想着盾的故事。

一个甜的铁冬。(大概吧)  确定能接受再进。



*如果闭上眼睛他与你也一般无二

   从Bucky手中飞出去的盾牌打到手持炸弹的男人腰上,炸弹随之落地,已经启动的计时牌不停的闪烁着,Bucky一拳打碎了向他冲上来的人的下颌骨。“Nat,让他们撤!”他喊了一声,眼前的画面都变成了黑白的,他听不见一点声音,唯有那个闪烁着红光的炸弹,那时间跳过时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像是索尔的锤子一样敲击着他的心。

 “滴”Bucky在向前跑,Tony喊了一句什么。

 “滴”那个被他打倒在地上的人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脚,他给了他一枪。

 “滴”他拿起他的盾牌扣住了炸弹,美国队长单膝跪在那,他不知道这管什么用,他的队友都离这里够远了么?

 

  炸弹爆炸了,被冲击力掀飞的那一瞬间Bucky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想中的热浪与疼痛并没有降临。

  

 “Go! Bucky!”重新映入眼帘的是Wanda扭曲的脸,她声嘶力竭的大喊激荡着他的耳膜,女巫用她的能力控制了那个炸弹,他的盾也被包裹起来。

  爆炸声响起,不远处一座废弃的大楼,伴着令人牙酸的巨响轰然倒塌。

  没事了,他环视周围,队友都还在。


 复仇者大厦

Bucky对着镜子包扎自己腰上的伤口,他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处理这些事情,其实以前有steve帮他。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他不应该再记住了。涂药,缠绷带,他手口并用的撕下医用胶布黏好自己。像给货物贴上标签一样随随便便的。

   就是Bucky懒得注意,Steve见了却一定会皱眉的那种。

   伤口不深,然而全部处理完也让他出了一层薄汗,他冲洗手上的血污,回想着今天的任务,昆图塔克出现了宇宙魔方的波动,知情人全部嗅着肉味赶来,他们要从比他们早一步赶过来的Hydra手里抢东西。

  免不了的恶战。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过于失败,爆炸带给他的阴影根深蒂固,陷入某种疼痛的机械重复,他都知道面对那些自己会想什么,会做出些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他控制着自己迎难而上,逼着自己重复那种肺部塞进沙子的痛感,告诉自己习惯就好。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和队伍或多或少的脱节。

  他更像一个试图报复世界的疯子,在有正当理由的时候毫不吝啬的破坏。并不惜一切代价守护着自己的珍宝。他的队友,他的家人们。无论他们是否需要。这样来说,大部分时间,他倒是成为了需要被照顾的那个。

  队伍来磨合他,所有人失去steve的伤悲在他这里都变得不值一提一样,没有人在他面前提到他,然而又有什么用,时间在这件事上丧失了原本的效力,他想他只是一个叠加过程,只会越来越多。

  他能做的,还是逼着自己迎难而上。

迎难而上


碎碎念:我觉得这是我入冬坑以来写过的最不丧的一篇。

啊,总想日他。(你滚)

【盾冬】太阳照常升起

*夜晚会面白天道别才没有弱点

*一发完

BGM:Too Far-Anna F

  Bucky从超级市场走出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雨水在柏油马路上翻滚着,噼里啪啦的爆裂声,路过的车的车灯在雨幕中像一道弧线闪过,亮的扎眼,泥土味钻进他的鼻子里,他一只手提着两个袋子站在雨打不到的地方,感觉冷冰冰的风顺着衣服的轮廓钻进身体,贴了一层。真冷,他想。


  他将两个袋子挎在手腕上,举着伞往他住的地方走,过程并不太顺利,风太大了,伞面都被吹的要向后翻去,两个袋子被他挂在手腕上,勒的生疼。他到家了,却也全身淋的湿透,打开房门,毫无人气的漆黑房间倒是很暖和。bucky让两个袋子顺着手腕滑到门前的胶垫上,伸手在墙上摸索灯的开关。他直接把所有的开关都摁开了,客厅和餐厅被玄关分割,进门一眼救能看到客厅的全景,从他正面对的那个全身镜bucky看见了略显狼狈的自己,全身湿透,头发一缕缕的贴在脸和额头上。

  他抹了把脸,将伞收起来,开始脱身上的衣服,外套,脱卫衣的时候用一只脚踩另一只脚的方式将自己的两只鞋也脱了下来,最后只剩了条白色平角内裤。他的上半身,冰冷金属附着在柔软的人类皮肤上有种美感,尤其是结合的部分,扭曲的接缝,温暖血肉逐渐过度成纳钢铁之躯,看起来像是高高在上充满美感的艺术品,并不适合将食物挑拣扔进冰箱这种活计。

  他确实这么做了,他将自己今天买的东西按照不同功用分好,食物统统放进冰箱,还将那堆脏衣服扔进洗衣机,将放在阳台窗台上那盆野草收起来,关了窗户,收了衣服,是几件长得一模一样的卫衣,他有点在意这个,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他开始洗澡,冲洗头发的时候他打算下次等那些人再来的时候告诉他们他的手需要上油,然后想完这件事,他就没什么想法了。他低下头任由头上泡沫被水流冲走,落在他脖颈和后背上,痒痒的,暖洋洋的水。有些舒服。

   

  他拆了一包新面包,然后加了几片火腿和生菜,然后坐到沙发上开始啃,壁挂电视定时启动了,播放的是新闻台。

“注册法案反对者又被抓获!”

“复仇者圆满完成法案施行后最大任务!”纷杂的信息,一群人围绕着从正门走出来的钢铁侠和美国队长,bucky打量着他们,steve面无表情,starks倒是和记者们解释了几句“未来将会更好的一类话。”

  Bucky同样没什么表情的看着新闻,然后门突然被敲响了,他三两口解决自己的晚饭然后走过去开门。

  是steve

  有点出乎意料,但并不是太令人惊讶。

  “去洗个澡”bucky说。四倍血清在这时候显的没什么用,steve照样被淋成了落汤鸡。

  Steve点了点头,bucky看着他进了浴室,自己也转身进了厨房,这次他拿出了冰箱的速冻食品,等锅中的水开始冒泡,他将面扔了进去,香味很快飘出来。

 

  Steve坐下吃东西,bucky将他的衣服一股脑的扔进洗衣机之后坐到他对面。

  Steve显然是饿坏了,他大口吃着面。发出些声响。

  屋子里多了几分烟火气,倒不那么冷冰冰的了。

 “别噎着。”他递给steve一杯水。

  一碗面很快见底。

 “不去庆祝你们的任务完成?”

 “请假了,不去。”

 “随你吧”bucky收走了steve面前的碗。让他去沙发上呆着。

  他一会儿也坐到了沙发上。符合人体工学的沙发再一次完美的容纳了他,他将两条腿分开,手肘撑在膝盖上,两只手交叉。

 “不开始么?”

 “开始什么?”steve先是一愣,然后想起什么事一样突然变了脸色。

  “不,bucky。我不是来..”金发男人有些语无伦次。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steve,我只在你的衣服里发现了测评表。”bucky打断了steve的话。“而且你比别人好多了对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是笑着的,语气很平稳,仿佛是从心里就这么认为。

Steve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左胸那块空荡荡的,他恨这样的bucky,平静的接受这个不公的事实。接受这个被困在这里当研究对象的事实。

 这是他一手造成的, 但是bucky不怪他。

 他痛恨自己,恨这个无能为力的自己。

“你不用自责,steve”像是看出来他在想什么一样,bucky说

“我知道你是为了不让我死。”可是死和这种生活相比哪个好一点呢?bucky真的不知道,他22岁成为战士的那刻起就没想过死是可怕的事了,但他是真不怪steve。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记得他,记得James Banners 这个人只是steve,也只能是他。

  他相信steve,仅仅这点就足够了。


  Steve最终还是没问那张定期测评表上的问题。

  Bucky在睡梦中隐约感觉身后的凹陷,他顺着那个方向挪腾,靠着steve的胸膛,steve伸手环住他,两人谁也没说话,谁也没动。就那么过了很久,他们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

半辆车

 最后相拥而眠,好歹他们还有几个小时什么都不用想。

  第二天清晨Steve起的很早,床边放着他来时的那套衣物.上面压着张填好了的调查表。他转头看了眼bucky.男人还在睡.赤裸的卷在被子里.脖子上还有他留下的紫红吻痕。阳光透过没拉紧的窗帘闯进来一束,打在白色的被子上,纤尘飞扬。

  Steve没有惊动他。他只是穿好了衣服,然后走出去,关上了屋门。他给Tony发了条短信,表示要出席新闻发布会。

他总得过这一关的,他告诉他自己。



——END——



  

  

 

 

  

[铁冬] 余怒未消(上)

*私设冬和巴基是两个人格。

钢铁侠知道了冬兵杀死了他的父母,但是他们没打起来。

 

 

“他看起来有些过于苍白。”steve说这话的时候,tony正用小锤子敲打着一块怪模怪样的金属。那是他们上个星期一次任务的“战利品”。一个神盾局的任务,简单的不值得他们出动。然而钢铁侠却把自己抛在了前线。带着一身伤痕和这个东西回来。不放心的nat跟去回来报告的结果是“他那种打法不是一个精神正常的人能干出来的。”

  “所以呢。你的意思是他能变异成吸血鬼?”tony一下一下的敲打那块金属,倒像是在雕琢什么艺术品。

  steve决定忽略这句听起来不怎么愉快的回话,在对于巴基的问题上,tony总是会变得过于尖锐。令谈话双方都好似从伤口中硬生生拔出带倒刺的凶器一般疼痛不堪。

  “或许他只是该晒晒太阳。他能想起一点点以前的事情了。”

  “那间屋子的运作机理足够让他稳定的生活了,你要是坚持的话明天我去给他安个仿生太阳。”tony突然打断steve的话。

  “tony!”steve走到tony面前,将双手撑在了实验台的桌面上。“你明白我的意思,他是个正常人,不是被圈养在笼子里的鸟。”

  “是啊,我也没见过哪只会杀人的鸟被养在笼子里。”

  这尖锐有点超过并且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了。

 

  Steve铁青着脸离去的时候tony甚至有点感激,锤子从手中滑脱,砸到台子上,哐啷一声响。他懒得去管。

  “我现在能去吗?”他问他的AI。

  “从身体指标和心理对有可能产生的刺激做出的应对方式结果分析,我不建议您去看望James Barnes中士”

  “那就现在去。”tony语气没什么起伏,他脱下身上的白袍,好似转换一种身份。

  “为您准备。”

   深夜的复仇者大厦倒也不冷清,橘黄色的暖灯方便深夜加班的人,地面上不停传来沙沙的声响,清洁机器人在楼层里来回穿梭,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会和他打招呼“゙嗨,老大。”这个口令还是他自己设置的,他走进电梯。看着一层层掠过眼前的地面,tony突然有个荒诞的念头,自己仿佛是在一只什么巨兽的嘴里,走进了他身体内部。

  不过他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个,目的地到了。铅灰色的大门有着无尽威压,提醒着无关者勿近。好像里面真的关押着什么能毁灭世界的凶犯一样。

  “虹膜扫描确认完成,Mr. starks”

  门开了,tony稍微眯了下眼睛才适应一片漆黑,同时他也确认了正在这屋子里的人是谁,冬兵总是愿意处于黑暗。或许觉得这样能让自己安全些?Tony的脑子划过些许嘲讽的念头。

  黑暗把声音放大,本就安静的空旷地方回响着咔吱咔吱的声音,冬兵正跪坐在地毯上,双手在面前的桌子上摸索零件,一把 M4A1很快被他组装好,然后拆卸,再组装,反反复复。通过他身边放着的一盏灯散发的微弱光芒,他能看见冬兵的动作。

  感觉到有人出现,冬兵抬头向tony的方向望过来,看清来人的那一刹那,他有些紧绷,随即又缓缓的放松下来。Tony走到他的面前,也像他那样跪在地毯上,两人隔着满桌子的枪械零件对视。

  两人都没什么表情。

  “steve和你说什么了?”过了一会儿tony低下头开始打量拿在手中的枪管,同时问道。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若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复述一遍。”冬兵的双手背在身后,像一个被老师提问的学生般正经的回答。“而且,和他谈话的人并不都是我。”

  “你被他的bucky打了下去?”肯定句的语气。

  冬兵有些紧张了,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隐约明白自己的任务没有做好,

但并不十分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没有失败过,不过他承受的痛苦远比失败带来的惩罚多的多。记忆里的某些东西他不愿去想,像机器带给脑部的剧烈疼痛。这让他有种错觉,好似他的存在只为这身体的另一个主人承受痛苦一般。

  他并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但是都不足为惧了,肉体对苦痛的承受能力远超他自己的想象。那种痛他也熬过来了。

  “是。”于是他如实回答。

 

 “你得小心点,不能让他发现你和他不是一个人。”tony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所以,你现在和我打一架?”他突然说

   这次换冬兵沉默了“不行”

   疼痛狠狠地扫上脊椎,桌子被掀翻,枪械甩到地上的声音轰然作响。他被男人按在了地上,被卡着脖子的感觉让他想呕吐。他下意识的想要反击,而仅仅是这个念头就足以让他头痛不已,不过他还是用那条铁胳膊抓住了扼住自己脖子的那只手,逼的手的主人松开了钳制。

  tony捂着自己的手腕跌坐在地面。没穿盔甲的他不过是个普通人。“来呀,和我打一架。”他笑了。“我做不到。”tony听见冬兵冰冷的声音。“别把我当你的主人。你记得吗,你杀了我父母!”tony很想喊出声,或者做点别的什么。“去拿起枪!”他不想让自己过于失态,然而悲伤与愤怒从骨子里渗出,腐蚀肌里。责任与骄傲让他不去伤害另一个没有过错的人,杀人的是冬兵,他知道。tony从一开始就打算让他为此支付代价。然而那个人却不肯和他打上一架,甚至还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就像斑马幼崽一样的赖上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

  他成为他仇人的主人。

  未免有些过于讽刺了。

  冬兵坐起来,看着那个愤怒而孤独的男人。“对不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是个幼童,关于道德标准,关于某些情感,幸福与快乐。他的出现是为了承担痛苦,婴儿时期的读物是枪械和杀人技巧,然而先不论他的支配者不高兴是他的失职,那个唯一和他说话的男人因为他不开心了。这才是真正冬兵说出这句对不起的原因。他做了伤害那个男人的事情,让他很痛苦。

  他不知道顺从会不会让那个人好受点。

  

 

  相贴的肌肤仿佛是一团团火,男人的冰凉的亲吻落在肩膀上有些粗暴了,冬兵身上那件白背心被tony撕碎,在那个深入地下的牢笼,空荡而一片狼藉的房间,他们两个在地上翻滚,仅仅是两具肉体了,tony进入对方身体的时候,那人展现出不应有的柔软姿态,tony无心去想什么作为惩罚的占有,他太累了,疲倦砸在他的脊柱上,似要狠狠打击这骄傲的脊梁。他控制住对方的脖子,像野兽一样留下印迹,也用手指抹去男人脸上因为疼和爽流下的眼泪。

  就这样吧,冬兵用手指抓住地毯的时候这么想到,在天明之前,还有那么一点点时间。

-----tbc-----

 

一点碎碎念: 1.这篇文算是关于铁冬,自己的一点理解。

            2.明天或许会有个冬水仙。

            3.欢迎捉虫。话说有人原意和我聊聊梗和cp么(好吧我知道没有)

 

  

  

 

 

 

强行爬上来祝冬生日快乐

等回家后会有生贺。(回家都月底了)

非常感谢各位妹子喜欢我的文。

然后,在2017继续喜欢冬。


[铁冬]ABO jngqlxg(下)

ooc或许有

觉得自己没写好这个梗

我真的很想看铁冬养孩子,眼睛比脸大(我瞎说的别信)。



一辆小破车